配色:

字号:

第两百七十九章 庄庄真相1

  昏暗的天牢里,终日见不得阳光,在这异常寒冷的冬日里,犹显得阴森恐怖。

  在黑暗的角落里,一个垂暮的老人披头散发,短短几日,原本显赫致极,威风致极的一代首辅大臣侯爷晋麒竟已如此苍老不堪,满头的白发,深陷的双眼,颓靡的精神显示着一代权臣的最终没落。

  自从早上见了皇后和惠王爷之后,他便一直保持着这幅样子,几个时辰的时间,一动未动,连狱卒送来的饭菜也未动一口,双眼空洞而呆滞。

  而象征着皇权的明黄龙袍由远及近,当晋麒看到年宴时那个毒入骨髓如今却额堂饱满,精神抖擞的皇帝时,他有明显的微微悸动。脸色不知是因为对他的惧怕还是对他的恨之入骨,有些微微的紫胀。

  牢内地上铺满潮湿的稻草,只一个暗黑色的床板并一床薄薄的粗糙被褥,以及两三条条凳外加一张黑沉的桌子而已。

  桌上的饭菜早已冷透,牢内充斥着一股极其难闻的腐败与发霉的刺鼻气味,偶尔有三两只硕大的老鼠窜出,嘴里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根本不怕任何人。

  牢头打开牢门,陈帝只身进去,身边未带任何一个侍卫,就连梁启也只守在了天牢之外,不让任何人进来。

  晋麒呼地立即起身,带动身上的重重枷锁发出金属相撞的“咣咣”声,在空旷寂静的牢房内尤显阴寒可怖。

  此时的晋麒眼冒凶光,“嗷嗷”地扑向陈帝,若不是因为脚上链条紧紧地栓着他,恨不得立即将眼前之人生吞活剥了。

  陈帝甩一甩手,牢头等尽数退下,空旷的天牢里,只有他与罪臣晋麒二人而已。

  见众人离去,晋麒忽然暴笑,他扭曲的面孔,凶恶的双眼狠狠地盯着眼前之人,“原来你从未怕过老夫半分,事到如今你竟还敢独自一人来见我!你就不害怕,我既然已是将死之人,那我今天就会拼尽全力,也要置你于死地吗!”

  陈帝一甩衣襟一屁股坐在条凳上,冷冷说道:“你已没路到此,朕又有何惧!不要说你现在身在牢中,就是平日里,朕何曾怕过你半分!”

  “朕,哈哈哈哈,事到如今了,你竟然还称自己为朕!”

  陈帝冷冷一笑道:“朕传位于惠王兄的时候,你已经看不到了。现在,在你面前的,就是大陈国的第五位皇帝!无论你如何权势滔天,可朕永远都是你的皇帝!”

  “你不断囔着要见朕,只是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失败。为何自己处心积虑策划了那么久,早已胜券在握,为何突然之间,整个局势会大肆逆转,以至于你如今身陷囹圄,再没有一丝的生机!”

  “没错,这里面的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??墒蔷」芪沂淞?,可你同样没有赢,我丢掉的是性命,可你丢掉的却是皇位!”

  “你以为你和惠王同谋,伪造这份遗诏,朕真的不知道吗?就连你自己也应该清楚的记得,父皇临终前亲口传位于朕!年宴那日,你突然拿出所谓的遗诏,根本就是和惠王合谋,他答应?;つ愕募胰?,而你则助他登基?!?br>
  晋麒轻蔑一笑道:“没错!这份遗诏就是我伪造的,上面的玉玺乃是惠王暗中到御书房偷盖上去??赡怯衷跹?,在年宴上,你已经亲口答应十天后传位于惠王,而今你只剩下五天了。这五天你除了能杀了我,根本不能动晋家满门分毫。甚至连我儿晋冲在逃,你也已没有足够的时间将其抓获!”

  “没错,留给朕的时间确实不多了,可是晋冲与你一样,犯下滔天大罪,不管朕是否在这个皇位上,也绝不会轻易放过!朕要为那些无辜死去的人讨回公道!”

  “公道,呵,这世间根本没有公道二字,只有权势才是最有用的东西。只是,我想不通,你竟然根本就知道遗诏是伪造的,为什么还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答应传位?!?br>
  “那是因为朕不愿看到大陈陷入永无止境的内战之中!朕所要达到的目的是大陈的昌盛,甚至于若你不是如此丧心病狂,草菅人命,你能视百姓为衣食父母的话,你作为权臣,朕也绝不会动你??墒悄?,野心太大了,你的双手沾满鲜血。你不但把持朝政,更要将一切不听从你,不服从你的人全部踩在脚底下,你残害忠良,这二十几年来,不知有多少人死于你的双手,导致民不聊生,连年灾乱不断?!?br>
  “既然如此,你就如此心甘情愿的将皇位供手让人吗?天下竟真的有像你这样的傻子吗?”

  “朕说过,朕所要的最终目的,是为了让大陈日益昌盛,让百姓富足,让四夷归服,而不是陷入暗黑之中,永远天日!若惠王兄让做到这一点,坐在皇位上的是谁,又有什么关系!”

  晋麒冷哼道:“也许,你永远也不会看到那一日!”

  “朕相信,惠王兄本性不坏,这次也仅仅被你蛊惑而已!”

  “也许你永远也不会明白!”

  “朕今日会来见你,想必你自己也该清楚!庄庄件件,你所做的种种,就是将你五马分尸,满门抄斩也不为过!”

  晋麒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那又怎样!老夫这一生,什么样的福没有享过!什么样的权势没有拥有过!只可惜老夫被人蒙了双眼!今日栽在你手上,文志祯,你同样也输得彻底!你可有想好要如何杀了老夫!”

  “杀了你!哼,婉皇贵妃生前说过什么,你难道忘了吗?她要让你受尽千般折磨,万般痛苦,她要让你尝尝这世上生不如死的滋味!朕自然会如她所愿,怎么,反倒你自己忘了吗!”

  “老夫从未怕过什么!有什么只管冲老夫来!可是,你别忘了,你只有五天!”

  “五天,已经足够!”

  “只是……只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我心里有太多的不知道!就算是今天便要死了,我也要弄个清清楚楚,我到底输在了哪里!”

  “得民心者方能得天下,你这所有的一切根本就是逆天而行,又怎么可能不输!”

  “我从不信天,那是懦弱者的借口,而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弱者!”

  “没错!你从来都不是弱者,若你是弱者,二十几年前,你就不会下毒杀害父皇,你更不会想着自己要坐上这皇位!”

  “胜者为王,败者寇,我没什么好说的!”

  “那么,你想知道什么?你拒不认罪,一直嚷着要见朕,不就想知道一些事吗?是朕为何没有中毒?还是邱志生和晋慧何时与朕联手?甚至龙伟祺!胡令云与**英等等,或者说章俊铭与九公主为何没有死吗?呵呵!你想要知道什么,朕今日会一一为你解答?!?br>
  “不只如此,老夫要知道的更多!究竟你是在什么时候联系上胡敏的儿子胡令云的,为何我从来都不知道胡敏还有一个儿子,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,究竟与他有没有关系?;褂兄詈沼胂蛳?,他们二人虽被我所杀,但我始终觉这些事情根本就是中了你的圈套?;褂心悄甓恋募漓肷?,为何会有人要刺杀你,这件事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。这些事不知道,我死不瞑目!”

  “是嘛,哼!你想不明白的事,只怕还要更多更多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你三番几次要见朕,不就是想要知道这些事吗?如此朕便满足你,今日朕一个人都未带,这里,只有你与朕二人而已!所有的一切,你都可以问!”

  “你远比我想象的要可怕的多!”

  “可怕?你说朕可怕?呵,朕所有的心愿便是希望我大陈能恢复往昔的繁荣昌盛,国泰民安!可是你呢,你与朝中那些贪官污吏勾结在一起,将整个大陈搞得千疮百孔,民不聊生!军人失去斗志,百官只知向你巴结,不干实事,若不是因为我大陈百年基业雄厚,只怕再过几年,便成了周边几国的囊中之物!”

  “所以,从一开始,你便设计好了,联合那些人,要摆脱我的控制是吗?”

  “没错!若你能让百姓过上富足的生活,朕绝不会想到联合他们,共同对付你,可是你呢,你太贪也太自私了!”

  “所以,你才会让楚怀生不下儿子!你害怕楚怀的孩子被我扶上皇位,从此以后你们文家的基业落入我晋氏之手!”

  “你说得对!你有想过为什么你的女儿独占朕的所有宠爱,却迟迟没有孩子吗?”

  “这是我始终想不通的,你究竟对楚怀做过什么?还有楚怀坐上皇后之位入住坤宁宫后,再不可能怀孕。就算先帝在太后的坤宁宫里的墙壁里放了大量的麝香,但这些东西早在楚怀入住坤宁宫之前,我便让你清理干净了??墒?,我查遍了所有,都查不出原因?!?br>
  陈帝淡然一笑,随手拨弄着腰间的一串珠络,“楚怀,朕没对她做什么,她只不过是一个女子,纵然她是你的女儿,但朕本欲想好好待她??墒?,朕的真心,终是错付了,何况她满宫中,悉数全是你的耳目。呵,你以为你送医女进宫朕会不知道?你以为你安插进她的宫里那么多的眼线,朕会不知道?朕岂能如此愚蠢,会将药下在她的身上!”

  猛然,陈帝的脸变得极为难看,“若不是因为防着你,朕岂会自伤身体,让周太医每月配药给朕喝!那一碗碗乌黑的汤汁,泛着青黑的阴森森的光泽的汤汁,你知道朕是怎么一碗一碗地喝下去的吗!”

  晋麒的脸色赫然转白,“你你你……你竟能对自己下手!”

  “那又如何!”陈帝勃然大怒道:“你知道每个月当周太医把那碗药端到朕的眼前的时候,朕的心里是作何想吗?你有尝过那种滋味吗?苦涩!哈!喝下去,朕的心仿佛是你,你晋麒拿着刀一刀刀地刮着朕一般!”

  晋麒的嘴唇干裂苍白,“那……那既然如此,为什么后来你会让楚怀怀孕?”

  
(提示:可按← →键翻页) 上一章节 回惊天逆转书目 下一章节
520网络小说网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更新属于网友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如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
Copyright (C) 2010-2016 香港赛马会娱乐城足球投注系统稳定吗? all rights reserved
  • “最接近王维的作品”将拍卖 它是王维的真迹吗? 2018-10-12
  • 连续最长的环球直线航行:学者计算出路线但不建议尝试 2018-10-12
  • 北美票房:《超人总动员2》重振江湖 2018-08-21
  • 中关村科技公民论坛创新全民科学素质建设 2018-08-08
  • 但,其他生活垃圾分类不一定能做到 2018-08-02
  • 全国政协委员、渭南市副市长高洁:讲好渭南故事 打造“一带一路”品牌城市 2018-08-02
  • 7600元一支抗癌药缺货因价廉? 2018-07-15
  • 以政府拟严打“乱拍摄”以军行为 最高10年监禁 2018-07-15